0°

昆虫与花,另类的情缘

编者注:本文系授权转载,原作者为

@edmond

如果你是一个自制力不足的人,请你务必要耐心看完这篇文章。虽然这篇文章里有些比较复杂的概念,但我相信你在认真看完它以后,你对自制力的理解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本文将讲述所有自控方法的一般原理,并在此基础上提供一个前所未有的方法,这个方法基于这样的设定:

1.可以任意禁止自己做某样事情,并且无论意志力再差的人都能保证绝对无法违反;

2.无论你的基础意志力有多差,只要理解了这篇文章的内容,你在今晚睡前都必然会愿意开始使用这个方法,而且使用这个方法的本身是不可能被拖延的。

换言之,在你理解这篇文章内容的那一刻,你就自控成功了。

目录在下:

(一)传统自控方法的误区

(二)自控方法的原理

(三)安全期自控法

(四)三权分立

(五)预期效果

(六)案例与延展

(七)番外答疑篇

(一) 传统自控方法的误区

很多讨论自控的方法都都中了“把监督权交给自己”的误区。不管你信不信,这些【哇看起来好牛逼的】方法用起来不到几天,新鲜感一消退,你就会懒得去执行。因为那些方法太依赖于自己的自觉性,实行这种方法本身就需要极强的意志力。

打个比方,这类方法就像把闹钟放在触手可及的枕边,但第二天你睡眼朦胧的时候,鬼才管前一天晚上想要早起的愿望。用政治的话说,这叫“同位反腐”,让自己在面临诱惑的时候还有GM权限,系统肯定是要废的。

真正好一点的方法,应该是把闹钟放在远一点的地方,或者设置难关闭的闹钟,这时闹钟作为你昨晚意志的延续,会强制性要求你起床。这就形成了“异位反腐”,才有起作用的可能。

还有一些根本不提供方法,而是直接居高临下地指责你“不去开始行动而选择空想”的说法,这种鸡汤味最浓,也最无用。

那么说的他们,真的了解自制力不足者的情况吗?他们真的明白那种焦虑、惶恐和绝望的感受吗?

我想不会。

其实一个人自制力不足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客观上缺乏意志力。

很多人以为自控这种东西是——想做就做,放弃是因为想歪了,是因为没有觉悟。

但事实上,他们所缺少的,并不是开始行动的觉悟,而是开始行动的能力。

人的意志力都是有限的,而人的所有行为都取决内心中自动的权衡,如果权衡下努力的价值小于不努力的价值,你终究无法开始行动。就算你这次侥幸开始行动进入状态了,下次还会面临同样的窘境。所以,即使是一个真正有上进心的人,在初始动力不足的情况下也会感觉力不从心。

而幸运的是,我们因此发明了方法。自控方法的作用,就是用技巧代偿意志的不足。而一个方法的效果大小,就在于这种代偿的程度,是30%,70%,还是更多。一个人达到了自控,一定是因为意志力加上方法代偿之和达标了。

而在前面我们知道,一个好的自控方法帮助的应该是自制力不足的人,让他们变得能自控——而非提供自制力已足的人以一个锦上添花的游戏。如果满分是100%的话,这个方法提供的代偿可能连5%都不到。

因为一个好的自控方法,应当是遵循某些科学的原理的。

那么问题来了,这些原理是什么?

(二)自控方法的原理

【价值杠杆】

人做出的每一个行为,都不知不觉地经过了权衡,而这种权衡的结果又源于其价值观和环境现状的综合加权比较。这就像一个杠杆,自控是一边,放纵是另一边。如果你是短视者,那么越是近期的效益,位置上就越靠远端,权重也就越大。

你最终是自控成功还是放纵,在根本上取决于按你的短视程度加权后的总效益是哪边重。如果你留意一下的话,你会发现几乎所有的自控方法,时间管理方法等等,其可能的原理归根结底都不外乎这个范围:

1.   

增强自控的短期效益;

2.   

抑制放纵的短期效益;

3.   

增强自控的长期效益;

4.   

抑制放纵的长期效益;

5.   

使你的价值观向目光长远方向偏移。

上面有些原理仅仅是理论上可能存在而已,比如5,我就还没有见过这样的方法。

如番茄时间法,就是比较有效的,它增强自控的短期效益(完成一个番茄的成就感)和抑制放纵的短期效益(人有维持状态的倾向,进入状态后,破坏番茄将会是无法忍受的事情);

如很多人喜欢在桌子上刻下激励自己的话,去幻想成功来激励自己等等,这就是增强自控的长期效益。但据我了解,这种方法的成功率不高,因为大多数人都是短视的,所以在长期效益上下功夫就好比在杠杆的近支点处加砝码一样,效果微弱。

而对杠杆平衡最有效的控制方法就是:在尽可能靠远端的位置取放尽可能重的砝码。

评判一个自控方法的优劣,概莫如是。

所以,对大多数人而言,最好的自控方法就是:在尽可能短期的时间内改变尽可能大的效益量。而所谓的“Just do it”,甚至连方法都不算,因为它只是一句口号,根本就没有怎么改变两端的价值。

1)【诱惑隔离】

当你把力矩改变到了极致,天平倾斜到了极致,你就会进入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境地。

在外参加军训的时候或许是我们自制力最强的时候,因为我们和绝大多数诱惑完全隔离了。

这就是天平倾斜到极致的效果。

许多抗诱方法,就连初中思想品德教材上提供的抗诱方法都包含了一个元素:远离诱惑。当我们身边没有手机时,手机游戏就难以对我们产生诱惑;当我们的电脑没有联网的时候,浏览网页就难以对我们产生诱惑……

隔离诱惑是一个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因为它的背后是一条规律:一种诱惑的大小程度和实现它的可能性成正比。所以当一个人确认一件事毫无希望时,这件事再诱人也对他产生不了任何诱惑。

连诱惑都消失了。于是,你根本就不会有想象中的痛苦,顾虑与压抑。

真正有效地隔离诱惑的一个必要的条件是,当诱惑来临时,你即使再想放纵自己也无能为力。要想达到这个效果,外力的制约往往是必要的,如关机断网等等。绝大多数依靠临场思考的方法都难以实现。

要做,就做绝。而且要用最强的外力。

2)【利用安全期】

如果你仔细检视,你会发现几乎所有有效的自控方法都是通过同一个途径发挥作用的——

通过一定的技巧,使处于较理智时的自己所作决定的影响得以延续至自己处于非理智的时候,从而实现用方法对意志的代偿。

这就是所有自控方法的根基。

说人话!

举一个通俗的例子来说明这一切:定闹钟。

1.   

你在前一天晚上希望第二天能早起,于是定下了一个闹钟。

2.   

而结果往往是,如果你足够困(意志力不足)的话,到第二天,你会不愿意起床。你开始想尽办法关掉闹钟来作弊。

3.   

但如果这个闹钟足够强悍(比如有些拍指定照片才能关的变态闹钟),你就拿它没办法了,只能乖乖起床。

4.   

一旦有了起床的开始,就不存在赖床的困难了。

这个比喻很重要,在后面还会出现很多次,因为它里面就涉及了这个所有自控方法的根本原理。

对应地,闹钟的比喻其实是安全期(理智时)和非安全期(接受考验时)长年恩怨的一个缩影:

1.   

安全期好比前一天的晚上。在安全期中,你的决策可以确保是理智的,因为在安全期中不存在诱惑,没有了屁股决定脑袋的干扰,你只能往长远考虑,于是你开始使用自控方法(定下闹钟)。

2.   

如果你意志力不足的话,到了非安全期(你决定是起床还是赖床的时候),你一定会想尽办法作弊,去搪塞安全期产生的方法(关掉闹钟继续睡)。

3.   

但如果这个方法足够强大,你就拿它没办法了,只能乖乖遵守。

4.   

而一旦你被迫开始了行动,自控的难度就会瞬间大为减弱,你就成功进入了状态。

再举一个例子:一个股民把自己的资产交给妻子,并告诫她:如果股市暴涨,无论他怎么哀求都不要把钱给他投资。结果股市果然暴涨,股民果然苦苦哀求妻子,然而妻子却禁不住哀求,把钱给了他,结果赔的血本无归。

我相信你已经明白了,一个好的自控方法就好比一个难以关掉的闹钟,或者一个坚定的妻子一样——它在时空上受过去的安全期支配,而不由得非安全期的你怎么想。从而,它在时空上为理智控制的范围开疆拓土,让理智时的你以短时控长时。

所以,那些把决定放纵与否的权力交给面对诱惑时的自己的方法都是没用的。这种方法无论看上去多华丽多巧妙都很难成功。它相当于设定了一个随手就能关掉的闹钟,或者寄希望于一个对你言听计从的妻子,你的GM权限迟早会过度膨胀。

其弊端根源就在于,权利的时间分配完全平坦,根本没有起码的把理智的影响扩散到更长时间的功能。

于是,这些方法就只能一直在琢磨怎样以卵击石地在白昼直接挑战强大的诱惑了。或许它在意志高涨的前几天可以让你实现自控,但三分钟热度过后就几乎肯定会崩溃。所以我才说,只有已有较强意志力的人才适用于这个方法,但既然已有自控能力,又何来自控方法的必要呢?

所以,自控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到一个足够强大的闹钟,让你在接受考验的局部时间取得绝对优势,在每一次接受考验的决策中都不得不做出理性原则。

3)【昼夜差别】

其实安全期这个概念,或许用另一个名字来理解会更好一些——贤者时间。

自控困难的人身上往往会对这种现象体会得特别深:你在白昼时控制不住去放纵,而在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又会变得上进,去谴责自己,悔恨白昼的放纵,可惜已经没有努力的机会了。你觉得这好像捉迷藏一样,有时间的时候没自制力,有自制力的时候没时间。

它的原因是这样的:你在白昼时身边就是手机电脑,放纵的机会多,于是短期价值权衡之下你往往会选择放纵 ;而当你夜晚躺在床上时,爬下来打开电脑玩游戏实在是不现实的事情,此时你只有发呆空想一个选择,此时对白天放纵的后悔就是你最可能的题材。

于是,如果你睡不着的话,无事可做的你开始悔恨白昼的放纵几乎成了一种必然。

所以你会发现,夜晚正好就形成了一个安全期。在夜晚,我们正好和诱惑被隔离了开来,所以可以被保证是理智而上进的。

有一个天马行空般的想法了。可不可以给夜晚的自己赋权,来统治白昼?

(三)安全期自控法

应用前文中所述的原理,我们可以得到一个前所未有的自控方法。它可以让你实现无需任何意志力基础地自控,甚至,对于特别适用的人,它可以接近100%地代偿你的意志。比如它就曾经让我实现了自控能力从1上升到99的转变。

这个方法可能已经把价值杠杆,安全期,诱惑隔离,昼夜差别这四个原理发挥到了极致,所以如果它适用于你,无论你的拖延症有多重,你在今天晚上睡前都必然会愿意开始使用这个方法,而且使用这个方法的本身是不可能被拖延的。

注意:这里仅仅提供一种符合上述原理的方法,并不适合所有人,你可以使用其他方式,但原理都是相通的。

【事先声明】:

请做好心理准备,这个方法看起来会比较中二。

 

这个方法颠覆性较强,对一般人而言比较毁三观,一般只有饱受自控能力差困扰,上进心强,且具有某种心理属性的人才能接受。如果你不适用,请直接跳过。

 

这个方法本身的基本框架很简单,但背后的原理比较复杂,对它的后续开发和应用更加复杂,脑洞大到无边际。理解背后的原理对读者的理解能力和接受能力有不低的要求,而无法理解其背后原理的话,是难以接受这个方法的。如果你觉得理解不了这个方法背后的原理,请直接跳过。

 

在原文下面,大部分人的评论都表示这个方法适用,也有无法适用而质疑的,这都是正常现象,请予以理解。再次声明:如果你觉得理解不了这个方法背后的原理或者不适用,请直接跳过。

结合前文中的几条规律,一个开挂般的方法诞生了。这个方法看似非常危险,实际却非常安全——它不会让你时刻处于紧张状态,因为它的威慑只在你接近诱惑时才快速反应发挥作用,等你远离诱惑,一切又恢复平常。它几乎可以无中生有地建立起极其稳定的外力约束,各种组合各种技巧,脑洞接近无限。

它内容是这样的:

采用 “赌咒发誓”的方式,但是内容不仅限于“赌咒发誓”,相当于创造一个类似编程的命令体系,再对它进行任意编辑。具体方法下文会有案例。

 

规定只有在晚上的安全期才有使用这个方法的权力。在晚上的安全期,可以对条例进行增加,编辑,删除等行为。

 

于是,你可以随意允诺你能想到最重的惩罚,但仅限于要禁止有一段决定过程的主动行为。比如打游戏,就不是现在想打下一秒就能开始的,你还要经过加载才能开玩。

通俗地说,这个方法就是把赌咒的誓言当成上传到后台云服务器的代码,这些代码控制着你的生活,而只有在夜晚的安全期你才有进入后台更改代码的权限。这就有了一个结构框架,你可以在其上进行更为复杂巧妙更为脑洞大开的编程。

(四)三权分立

这个方法的核心原理是三权分立,把自己当作一个系统,一个国家来进行管理。

人心中信仰和对未知的恐惧的本能会自动掌握司法权。

道理很简单,你用赌咒发誓的方式允诺打游戏就死,这会是一个极重的砝码。其原理和很多中国人怕的“一语成谶”是相通的。这个方法所用的所有惩罚都是被动,且未知的,直接立法“死”比“被车撞死”更有威慑力,因为前者更有不确定性。

但这个司法权仅仅作为威慑,通过合理的运作,它将像核威慑平衡中的核弹,黑暗森林威慑中的广播天线一样,其目的和最大的成功就是起到威慑作用,而永远不可能,也不可以被使用,具体运作方式下文会讲。

这里需要注意的是,信仰和对未知的恐惧并非是所有人后天都有的心理属性,所以很多人会因此无法适用这个方法,如果你没有这种心理属性,请跳过。它仅仅是一个心理属性而已,没有高下优劣之分。请用理性,尊重,包容的心态对待。

你的理智会掌握立法权。

只要在安全期立法,你就可以任意给自己制定规则,而且这个规则必然来自理智。立法的结果是,由于司法权的保证,我在任何场合任何时刻都没有违反它的一丝可能,你保证了你和这个方法的绝对安全。换句话说,我root了自己,完全掌握了自己的最高控制权。不仅如此,这个方法还拥有无限的自由度,能实现类似编程的自控,可以任意管理模组,兼容任何其他方法,比如番茄工作法就可以作为一个组件插入进去。你还可以每天更新升级,debug。

从此,让理智给自己编程。

现实中的自我掌握行政权。

1.为什么这个方法和所谓“砍手”不一样?

所谓“砍手”的方法,基本是不可能成功的。

它表面上给自控端放上了一个很重的砝码,但实际上并没有。砍手与否是自己可以控制的,而你潜意识中明知道就算违反了,自己也不可能去砍,因为这个决定的双方价值对比太悬殊了。

事实上,这个方法采用的是一种外力制约的原理,利用的是人心中信仰和对未知的恐惧的本能。具有这种心理属性的人一旦违反了最重的条例,即使自己不愿意遭受惩罚,也会不可避免地陷入恐慌当中,而你是不可能欺骗自己的良知的。

另外,如果你允诺了最重的惩罚,则一旦违反,最好的结果也是这个方法的信誉彻底完蛋,因为这必然会产生一种破罐子破摔的心理;所以,这个方法只有一条命,你不得不珍惜。

2.为什么说你是绝对安全的?

台风靠近中心的部位风力是最恐怖的,但真正在最中心的台风眼里,却是一片安宁的世界。

之所以前面要设定可以允诺你能想到最重的惩罚,但仅限于要禁止有一段决定过程的主动行为,是因为这样可以避免误触。而且凡是要经过一定决定过程的行为,就是价值杠杆的天下,所有的决定都不可能离开它。

而死亡正是天底下最重的砝码,它涉及了人的本能,那是一种摧枯拉朽的力量,所有的诱惑都不可能和它对抗。它恰恰也是最安全的砝码。因为在每一个做决定的时刻你最终都会选择自控,再加上后文的保险,你可以保证100%安全。

结果是,你会在一直处于略微紧张的状态的同时也永远不可能违反任何规则。

于是:理智掌握立法权,感性中的恐惧掌握司法权,而现实中的自我掌握行政权。它就形成了一种稳定的三权分立。

(五)预期效果

而在设立规则之后,你会处于这样的状态中:

在白昼面对着诱惑时,由于立法体系中已经存在一个非常重的诅咒了——如果打了游戏,你就会死于非命,就算不死,整个方法的信誉也会彻底丧失,而你会重新陷入那种因缺少意志力而带来的无尽焦虑与绝望中。

而打游戏与否是一个需要经过心理权衡的决定,于是,无论每一个时刻,在权衡之后,你都不可能选择打游戏,去违反条例。

另外,需要着重声明的是,那构成威慑的因素并非一定要是“死亡”,只要是对你威慑力度足够大,足够未知和恐惧即可。因为死亡是人类众多恐惧之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一种,也是我特别怕的一种,所以下面我会经常用它来做示例。

既然这样,打游戏就成了【确认不可能实现的事】,于是你想都不会想,也不会产生诱惑。打游戏就更加不可能了。

 

恐高症患者在平地上是不会恐惧的,而就算他在高处时其实心里也明白自己在恐惧的保护下并不会往下跳而是迅速离开。同样地,你在平时也不会感到恐惧,而在面对诱惑时法规带给你的恐惧则恰恰给予了你不会违法的保证,并能促使你离开诱惑。又由于“无意不罪”原则的存在,不小心误触到红线也不会惊慌失措,所以你平时的生活更不会像很多人猜测的那样“精神消耗太大”。

 

另外,不要把立的每一个条例都用笔记本或手机记下来,因为蔡加尼克记忆效应告诉我们,一件事在完成后的记忆会被削弱。如果你记下来了,很有可能就此遗忘。而如果你只用脑子记忆,你立下的每一个条例都会依依不舍地留在你的脑海里,每当你遇到相关判断时就会自动跳出来。而这一切的代价仅仅是使你的生活感到轻微紧张而已。

 

于是,在白昼,你是安全舒适的,诱惑被隔离。

 

似乎这样到晚上就你就会挡不住诱惑废除法案了,但真到了夜晚进入安全期,你躺在床上,远离电子产品,失去了一切与诱惑接触的机会,诱惑就又被隔离了。

 

此时你无从短视,只能远虑。而你在夜晚中最喜欢想的往往是明天我要怎么努力,所以你所有的立法举动都会为了这个目标而实施,诱惑再一次丧失了话语权。

 

所以,在夜晚,你是安全舒适的,诱惑被隔离。

 

即使在极端情况下,你实在立法太严,导致白昼处于和诱惑正面对抗的痛苦状态,你也不会和寻常的赌咒发誓一样要忍多久。你只需忍到当天的夜晚安全期,然后更改条例,改宽松一些即可。

 

总之,无论在白昼还是夜晚,你都不可能接受诱惑,也不会因此有多痛苦。如果按照本文建设体系并且你具有那种心理属性的话,这个体系崩溃的可能性是0.

(六)案例与延展

然而,这个方法的运用却远远不简单,就像知道了怎么编程并不代表精通编程一样,其内容也是大有学问的。

下面是一个示范,不要笑我!

我们要增强这个这种仪式的权威性,这样威慑才显得更有信用。赌咒发誓也是有不一样的。最后我选择的方式是学美国总统就职,找一本圣经把手按在上面,另一只手高举。总之越正式越严肃越好。

首先是打基础:

上天啊,请监督我吧。

我在接下来将建立一个立法体系,我可以在其中设定规则。如果我违反了这个体系中的任何一条允诺了惩罚的规则,请你对我施加这个规则允诺的惩罚。请监督这个体系的运作。

第一条誓言:从今往后,在每天晚上10:30到次日早6:00,躺在床上,并且床上没有手机等电子产品时为“安全期”,在安全期立法才有效。

第二条:建立“禁游”法案:从现在起,到高考结束,禁止玩任何电子游戏,否则死。

我体验到了那种台风眼中的奇妙感觉——从此游戏的诱惑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所以我把第二条的时间规定为直到高考结束。

于是从那个晚上起到高考结束,我连自动售货机的有奖互动都不敢碰一下。

记得以前听说过,瘾戒的次数越多,反复得越多,就越难戒。我的网瘾戒了几十次,早已觉无药可救,没想到在这个方法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第三条:建立“无意不罪”原则:只有当违法行为发生时,心里明确自己正在违法却还要坚持违法的,才执行惩罚。//这就是“上保险”,最关键的条例,没有之一。把司法权收归于自己的判断,给自己以安全感的同时保证了公正,因为自己是不可能欺骗自己的。

第四条:建立“立法不涉现”原则:所有的立法及更改,如果能使某种被限制的行为更容易得到法律允许,则在本次安全期后才有效。//拒绝以权谋私。

第五条:建立“网禁”法案:只有以学习或办正事为目的时,才可以浏览网页。否则死。//注意,立法的一个原则是涉及的行为判定不能是模糊的。这个不算模糊。

其实拿”死“作为惩罚,只适用于一种情况:禁止一种行为,而这种行为需要经过一定的决定过程,比如玩游戏就不是脑子一热就可以马上玩的,从突然做决定到加载好开玩最少也要有几分钟。

而不适用的情况,例如要求自己一定要三天内写完作业,用“死”来逼迫就危险了。所以要用另一种惩罚来管控,我叫它”翻倍偿还“,即自动分析自己从违法行为中获得了多少主观快乐,再乘以一定的系数来惩罚。比如”翻倍偿还 500%“就是将违法行为中获得的主观快乐乘五倍后惩罚在自己身上。

第七条:建立”黏脚“法案:当自己在写作业时,未完成前,除了上厕所或有突发事件,禁止任一只脚离地。否则翻倍偿还500%。//这里涉及到一个立法技巧:即对一种行为的禁止,如果靠禁止它必然会带来的标志性行为,会比直接禁止其本身有更好的效果。

第八条:建立“闭关”法案:一旦进入自己的书房准备开始学习,就要在门上挂一个玩偶。只有完成带入书房的所有任务时,才可摘下玩偶离开。可以上厕所,但要一分钟内回来。如果没完成任务就摘下玩偶/没摘下玩偶就开门/上厕所一分钟内不回来,翻倍偿还 500%。

这个方法的弹性和发展空间几乎是无限的,它永远处于随着环境变化不断更新的状态中。到了后来,我还不断地在发现它的用途。比如一旦进入某种状态中就不难自控,但难以进入这种状态,比如学习或睡觉。我就可以立法设定在某种情况下,一定要进入这种状态。从此立法成了一个顺水推舟的引子。

我还可以划分模组,把几个法案放在一起统一管理。还可以加入外源插件:比如把番茄自控法作为一个组件加入其中,规定在什么情况下一定要用。这可以避免几乎所有自控方法都会有的弊端,就是对使用方法本身也犯拖延症,知而不用。

所有的方法都是有代价的。这个方法的代价是,我在接下来的一年内每天都处于如履薄冰的警觉状态。但这其实很有安全感,因为我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去犯那些条例,最差的结果也不过是立法失误,然后忍上一天而已。

这是截至去年十二月建立的立法系统:

(七)番外答疑篇

下面,我们主要讲的是对于前文所述方法的错误应用案例,和几点答疑。

先给一批错误的立法案例:

把惩罚设置为诸如“第二天出门被车撞死”一类。

这种惩罚设定的错误在于,“第二天”和“被车撞”的界定太具体。这个方法的精髓在于对未知的恐惧——如果违法了,因为无法欺骗自己的良心,你就会陷入无边无际的恐惧心理当中,你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死,什么时候死,其实陷入这个状态本身就是最大的威慑。太具体的惩罚会让你有侥幸心理。

 

一些危害较小,或难以防备的行为用“死”来镇压。比如立法“上课分心就死”,“脚离地就死”。

这实在太危险了。就算你小心翼翼地防备,也会让你的生活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中。

 

用立法系统逼迫自己完成主动行为时用“死”。比如“每天没有完成作业就死”。

同上,这会让你的生活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中,而且人对任务的难度预估总是过小,很容易失控。

 

整个立法系统没有上保险(无意不罪原则)。

同上,这会让你时刻怀疑自己是不是曾经不小心违法了,或者忘了哪个条例。

 

类似“每天必须完成作业,否则罚做20个俯卧撑”之类。

惩罚要产生威慑,一个必要的条件就是必须要是被动的。因为以主动行为作为惩罚,你就可以耍赖:我就是不做,怎么着吧?

常见的问题:

这个方法难道不会让自己一整天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吗?

答:不会。举个例子,让你在纸上画出一个实心的正方形,你一般会先画边框然后再涂黑。法规给予你的其实是安全感而不是压力——你知道自己在画到接近边框时会谨慎,从而更难越界。

恐高症患者在平地上是不会恐惧的,而他在高处其实心里明白在恐惧的保护下自己不会往下跳。同样地,在不面对诱惑时感到紧张只能是因为你立法不当,而在真正面对诱惑时,恐惧会保护着你马上拒绝诱惑,从而获得安全感。

 

翻倍偿还500%的意义。

答:这是一种允诺惩罚的类型,如果违法,就把因为违法行为而得到的所有主观快乐乘以500%转化为痛苦打击到自己身上。相当于「处以违法所得500%的罚款」。注意,这个方法所有的惩罚都是被动且未知的,不是什么”多背几个单词“之类。借用 @陶国恩的解释:

“痛苦”和”死“一样都是未知的、外在的惩罚,我们要设想如果我们现在主观享乐了,一定会在未知的时间、未知的地点承受到5倍于此的痛苦,而不是说我们自己惩罚自己什么的~ 

自己心里明白永远不可能真正执行死亡这个惩罚,所以惩罚就很难实现啊,那这个方法有什么用呢。

答:你发誓允诺了一个惩罚,你害不害怕?威慑的来源是对诅咒的恐惧。就像中国人怕“一语成谶”一样。

另外,我非常遗憾……如果你能问出这个问题,基本就说明你没有文中所需的心理特点了……文中只介绍了一种方法,其实那三条原理都是普适的,按照这些原理换一种方法吧……

 

建议:最好不要把惩罚弄得太具体。比如得XX病,胖十斤等等,这样威慑会削弱很多。你应该保持未知性,你不知道惩罚会以何种方式到来,这才能产生最大的威慑。

我后来发现,其实很多人对这个方法有很大的误解。

表面上,这个方法的威慑来源是,你违反了这个方法就会怎样怎样,其实不是的。

这个方法真正的威慑,最主要其实来源于陷入对未知惩罚的恐慌状态。对进入这个状态的恐惧本身,才是真正的威慑来源。

你听说过恐艾症吗?

你知道有多少人被狗咬了,仅仅晚打了一天疫苗,就害怕到歇斯底里吗?

危险接触不一定死,被狗咬不一定得狂犬病,但是你就是怕。

因为,危险接触之后,你的生活永远处于【必死/没事洗洗睡】的叠加状态。当然,患上绝症也只是“有可能而已”。你也有可能正常生活,正常睡觉。

但是,你睡不着了。

你做不下任何事情。因为你做的所有事情,绝症一旦发作,都变成了没有意义。

所以,你会歇斯底里地对每一个艾滋病/狂犬病的症状极度敏感,你会心惊胆战,坐如针毡。

而立法的真正原理,就来源于这种状态。

你如果和立法正面刚过,你就要从此对路上的每一辆车,天上掉下的每一个石头,下雨时劈下的每一道闪电,心惊胆战。

所以,这个方法的真正来源,不在“死亡”,而在“细思恐极”。你只要不是100%的绝对唯物主义者,这个方法都适用。

后来的一年多来,这个方法在我这里的版本又更新了很多。现在已经很少用死亡作为威慑了,多是用以前不怎么用的Analyze strike:设计一种函数,返回随着随着违法时间而指数增长的惩罚。

也就是说,如果违法1分钟,就面临2倍惩罚;违法3分钟,就要面临5倍。你的亏损是指数级的。无需用死亡作为威慑,即可产生“细思恐极”的感觉。

目前整个系统我想到过最巧妙的法案是这个:

在手机电量少于90%时,以非正事原因玩手机将返回:

的惩罚。

其中E(t)为t时刻手机电量百分数,h(t)为t时刻因玩手机产生的快感,t90为手机电量落至90%的时刻。电量少于50%,按50%时的惩罚系数算。

手机充电时因非正事原因玩手机,视为电量少于50%的情况算。

(惩罚系数变化表)

编者再注:本文原发表于如何从一个空有上进心的人,变成行动上的巨人? – edmond的回答,有改动。

另附:【导航】本鹅写了好多学习方法,分类汇总在这里 – 知乎专栏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2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1. \(f(x)\)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